骐琥欧拉图(Qihuolt.com)
品格如同树木,名声如同树阴。我们常常考虑的是树阴,却不知树木才是根本。

你现在这么优秀,你的前任知道吗?

本文由 佐兮尘 于 2017-01-04 19:08:53 发表

你现在这么优秀,你的前任知道吗?

01

约了几次的聚餐,终于在昨天得以实现。

远在他乡的大韩关了店铺连夜开车回来,我也特意请了一天假,赶去见难得从遥远的美帝回来的阿洲。

见到她的第一个反应是:资本主义的滋养果然不是盖的。

认识阿洲的时候,我还上大二,而她已经是一个杂志社的小编辑,永远是丸子头,性格腼腆,脸上不施粉黛,一点点小雀斑特别的可爱。

可这一次的她,显然不同。

头发被烫染成了棕色卷发,脸上化着淡淡的妆,白嫩的皮肤衬着红艳的唇色,说不出的妩媚。

阿洲将我和大韩的震惊收入眼底,热络地招呼我俩坐下,然后熟练地叫了菜单,好一会儿才问我俩,“我是不是变好看了?”

“用好看都降低了你的档次,简直是……漂亮!”大韩把“漂亮”两个字用爆破音吐了出来。

阿洲的脸泛着粉红,略显娇羞,连连说了几次有变化就好。饭间,阿洲给我讲她在国外的一些趣事,和满大街的光怪陆离,也不忘说她为了学到这手堪比整容的化妆术,吃了多少亏。说到她第一次尝试化妆失败后,被班上同学笑的时候,大韩猛喝了一口柠檬水,转过头看着她,“你现在这么优秀,你的前任知道吗?”

空气里那点久别重逢的喜悦瞬间就僵住了,她点头又摇头,没有继续这个话题。但我们都知道大韩无意中的一句话,戳破了阿洲多年以来的痛点。

02

阿洲和前任从大学就开始在一起了。那时候的她,虽然不善于表达,但是前任总是能猜到她的心思,把她照顾得很周到。

天气刚转冷就会为她准备好电热毯、暖宝宝,早上一杯热豆浆,晚上一杯热牛奶,风雪无阻地给她送到楼下。天气一热,冰袋、凉枕、小凉席,也都为她准备好,怕她来姨妈肚子疼还会控制着她吃冰的次数。去食堂吃饭,她永远不用担心没位置,想吃的菜永远都是打好放在她桌子上。那时候一千块钱的生活费,基本都是两个人共同消费,出门逛街永远都是拎包没有怨言的。

虽然没达到公主的水平,但至少也是千金大小姐的程度了。

而阿洲呢,最常做的事情就是每次班上交代的任何任务都是完成双份的。他玩游戏的时候,她只会在旁边默默地守着,不吵不闹,也不会逼问他“游戏重要还是我重要”。生病的时候更是忙前忙后地照顾他,男生宿舍不让进,她就让他宿舍的同学帮忙,好几个人愣是把娇小的她围在中间送进了宿舍。二十四孝女友的形象顿时伟岸了。

一直到毕业,两个人的感情只增不减。

03

毕业后,阿洲在一家杂志社找了份编辑的工作,前任则是在一家金融公司做品牌经理。

一个是坐在办公室对着电脑看稿打字,一个是跑在各种会场做活动推广。一个基本见不到外人,一个每天都要看着不同的人。久而久之,阿洲腼腆的性格就更腼腆了,前任的性格却越来越外向。认识的朋友多了,公司聚会的时候,总是不忘带上阿洲参加。

有次,阿洲在单位赶期刊,连续几天加班,正好赶上了前任要她陪同一场比较重要的典礼。时间来不及,阿洲没有回家换衣服,只是去理发店草草地洗了个头,就奔着酒店去了。推开门的那一刻她就后悔了。

场面还算有些大,前任单位较好的同事和业务上常联系的老板都在。倒不是都穿着礼服,但至少大部分都够得体,比起阿洲一身休闲装,着实是很大的对比。

阿洲有些局促地坐下来,但无论是夹菜还是说话,她都无比别扭,干脆找了借口去洗手间旁边的廊道坐着。微信上她前任问她怎么还没回来,要不要出来找她。就在她准备起身出去的时候,就听见几个女人在洗手间里说话。

“真没想到他女朋友那么邋遢,什么场合不知道,居然连妆都不化。”

“谁说不是,你看看那个土爆了的丸子头,以为自己是尼姑吗?”

“看她那身衣服,也不知道穿了几年了,丑爆了的款式。”

阿洲被说得有些脸红,冲出来想要回嘴,抬头就看见她前任也站在那里听着,脸色比她还要阴上几分。

04

回去的路上,前任一直没说话,阿洲也不知道说什么。

原本她以为前任会当场上去撕烂那两个女人的嘴,结果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就转身回了包间。

到家后,脸也是绷得紧紧地,一直到后半夜才问阿洲,“你能不能也化化妆,打扮下自己?”

阿洲有点震惊,他酝酿了一个晚上,不是安慰她别把她们的话往心里去,也不是帮她出一口其,居然只是为了问出这句话。

她也想过学化妆的,但是毕业那会儿,前任总是和她说,她不化妆最好看,脸上的雀斑都是小天使的痕迹。说的多了,阿洲就真的没往化妆方面研究,但服装上,她一向以休闲为主,和邋遢从不沾边。

结果这句话说完一年不到,就已经换了画风,质问她为什么不学化妆,为什么不打扮自己?

整个晚上,阿洲都没有睡好觉,前任似乎也辗转反侧,不知道是不安还是烦躁。

第二天,阿洲急着去上班,套上一件大衣就要出门。前任拎着公文包出来,瞄了她一眼,有些不满,“不是说了让你打扮一下吗,怎么还是这个样子?”

阿洲心里一凉,两个人才刚开始共同生活,就已经到了相看厌烦的地步。

可能等到了明天,他的同事说她长得丑,他也许都会问他“为什么不去整容”这样的话吧?

05

“分了挺好的,他这么喜欢跟风,没准还会家暴呢。”

这是阿洲分手后,大韩安慰她的话。

如今阿洲会化妆,穿得得体,能驾驭各种高度的鞋子,知道大部分品牌的名字。可她却没再遇见一个夸她脸上雀斑像小天使的男人。

饭局结束后,阿洲提着包挎在身上,脸上的笑意未减,送我和大韩上车的时候,还是补充了那个答案,“他之前在我照片下评论过,你居然变这么好看了。然后,和我聊了几次天,可是后来有次我发了和外国朋友的合照时,他问我,为什么去外国那么久没有走性感路线?”

“他知道我好看又能怎么样呢?”说完这句话,她无奈地笑了一下,又看着大韩说,“你以后恋爱可千万别要求女朋友像这个像那个,做自己最好。”

大韩憋着嘴看了我一眼,“等我找到了再说。”

我点头,“我也是。”

好看与否似乎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这个人爱你几分,宽容你几分,知道这些,才有为爱而改变的可能。

不过变得优秀是件好事,至少先愉己,再愉人。

 

文/巫其格(简书签约作者)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jianshu.com/p/30019bcdd2a6

未经骐琥欧拉图(Qihuolt.Com)允许,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:骐琥欧拉图 » 你现在这么优秀,你的前任知道吗?

点赞 (0)or拍砖 (0)
分享到:更多 ()

评论 1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  1. #1

    需要向博主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,很多,很多……

    三五营销7个月前 (01-06)回复

骐琥欧拉图(Qihuolt.Com),万事不求人,做最全面的自己!

联系我们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