骐琥欧拉图(Qihuolt.com)
品格如同树木,名声如同树阴。我们常常考虑的是树阴,却不知树木才是根本。

我不是小姐,只是为谋生

本文由 佐兮尘 于 2016-02-17 8:15:35 发表

有人说男人创造了妇女,社会创造了妓女。不是为了谋生,谁会选择做小姐这一条路去活着。总有人让小姐从良,却不问问,这些小姐什么都没有,什么都不会,从个屁的良,从良后,还怎么生活呢。

我不是小姐,只是为谋生

►在南京的时候,我和一朋友约好去酒吧放松。我们坐在吧台,点了两杯长岛冰茶,寒暄着。不远处,一个穿的很少的女生,在寒冷的冬天里显得非常耀眼。她站在台上,扭的很欢乐,脸上却是不情愿的笑容,台下油光满面的大叔,大腹便便的老男人,醉醺醺的看着她两条大长腿,没知觉的挥舞着双手,猥琐的笑着。她熟练的跟来往的服务员打招呼,很明显,她是那里的工作人员。

我很快喝完了第一杯,低着头向厕所走去,她刚好下台,高跟鞋重重的踩到了我的脚上,我疼的叫了出来,她赶紧弯下腰,用手拍着我的鞋,一个劲道歉。我尿急,何况也没什么大碍,于是不停的说没事,然后拖着一只脚一瘸一拐的往厕所走。

从厕所出来,她正在和我朋友聊天,桌子上放着两瓶新的长岛冰茶,她看我过来,说:请你喝一杯,当作赔罪。我有个技能,就是很短的时间里,能让别人跟我交心,聊到灵魂深处的故事,我想这就是为什么,我比较会写故事拍电影的原因。尤其还是在酒精的催动下。

姑娘叫王贝,今年26岁,家住在广州附近的一个小村庄,父母都是农民,面朝黄土背朝天。那年,村里的姑娘都出去打工,她已经初中辍学在家待了几年,正是花季少女,含苞待放。父母希望她赶紧嫁出去,于是带她去见了同村的小李。小李是木匠,手艺人。在村里,手艺人家庭不会饿着,就逐渐成了村里的钻石王老五。

►相亲现场,小李看了一眼王贝,没说话,寒暄几句,站起来离开了。没想到的是,王贝竟疯狂的爱上了小李,这个比自己大五岁的木匠。可惜的是,小李父母嫌弃王贝家贫,见面后很快就没有了下文。王贝从母亲眼睛中读到了失望,那时,王贝父亲重病,自己还有两个弟弟要上学,她坚定的跟妈妈说:妈,我要去大城市打工。

妈妈无奈的点点头,问,你要去哪里。她说,我不知道,可是我已经大了,总要为家里分担一些压力了。妈妈点点头,说,你先问问那些出去的姐姐们能做什么,再看自己擅长什么,最后决定自己要不要去好吗?她点点头。过年,她找了一个在外地打工的姐姐,跟她聊了很久出去打工的想法。那个姐姐在外两年,凭借自己的奋斗,已经能穿得起好看的衣服,吃得起山珍海味,家里也从平房搬进了楼房。

姐姐挺喜欢她,深夜把她叫到她的房间。那天,听完姐姐的分享,她一夜未眠。

年过完,她背上行李,跟姐姐一起离开村庄打工。走前,母亲问她,决定好去哪里了吗?她抬起头,坚定的说了两个字:东莞。我很难想象,她身上发生了什么。同样的小屋子,同样的姐妹,同样的生活,不同的男人。那一年,她从女孩变成了女人。那一年,她赚了很多钱,据说一个月活儿多的实话可以赚到两万多。但谁知道,这要接多少客人,忍受多少难以想象的痛苦。听到这里,我看到她眼睛里的淡定,仿佛在讲一个别人的故事

►我问,那时为什么要决定做这些呢。

她很淡定的说,没钱。

那天晚上,同村的姐姐跟她讲了实话,那个圈里有许许多多的年轻姑娘,所谓来大城市打工,都是在做小姐。他们忍着干,省着花,两年也能存上个十多万,回到家买一套房子,然后嫁给一个条件不错的男人,这几年的事,只要自己不说,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如果不这样做,只身来到大城市,自己什么也不会,赚钱慢,生活质量不高,存不下钱,自己还有两个弟弟和生病的爸爸都需要钱。于是,王贝决定赌一把,就这样,她来到了东莞,这所美丽的城市,从事了这样不美丽的职业。那一年,她被同行的姐妹欺负,被妈妈桑敲诈,被客人折磨,偶尔会跟家里打电话,都说自己在当服务员。

她时常汇钱给家里,听着父亲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,弟弟们都上得起学,逐渐明白,自己无论受多少苦,都无所谓了,这样的生活,一过就是两年。我很惊讶,说,你就不怕在这里见到熟人,他们知道你当小姐,还不声名狼籍了。听完我的话,她缓缓纠正着,说:我不是小姐,我只是为谋生。

有人说男人创造了妇女,社会创造了妓女。不是为了谋生,谁会选择这一条路去活着。两年后,她决定不干了,因为她存的钱,已经够在村里买一套不错的房子了。她很庆幸自己走的早,因为走了不到一年,东莞扫黄,很多她的姐妹都被抓了。

说到这里,她无奈的说,抓了又怎么样呢,放出来该卖还是卖。王贝努努嘴,喝了一口杯中的酒,说,总有人让小姐从良,却不问问,这些小姐什么都没有,什么都不会,从个屁的良,从良后,还怎么生活呢。

►我没说话,继续听她讲着。

回到了家,她有了自己的房子,终于,再也不怕相亲了。她心里还挂念着那个小李,那段她青春岁月里唯一动心的人。哪怕现在的自己,残缺不堪,早就不懂什么是爱。

可惜的是,小李已经结婚,她吸了一口气,最终还是决定放手。几个月后,她执意找个了个木匠,那木匠跟他一般大,两个月后,两个人结婚,这两年的事情,她谁也没说。

那一行,所谓最终的归宿,就是两年不堪回首的日子,换回后半辈子安稳的人生。她本以为自己的生活就能这么稳定下去,自己不说,就没人知道她这段过去。没想到的是,一年后,东莞开始扫黄,相关新闻铺天盖地。电视上,同村的长辈看到了带她出去的姐姐,她穿着性感,低着头,手背在后面,背后是一群威风的警察。新闻里,传来主持人洪亮的声音:东莞又一处歌厅涉黄被查封,警方抓获卖淫女十余名。

那个低着头的姐姐,忽然抬头,被无情的曝光在全国人民的面前。纸里包不住火,该来的,总该来。在她结婚一年后,全村的人,都知道了她这两年,所谓打拼,不过是淫秽不堪的职业。很多人见不得她有钱,甚至时不时往她们家窗户丢石头,门口丢垃圾。

木匠最终受不了她的过去,受不了邻里之间的冷嘲热讽,和她离婚了。父母的眼睛里充满着失望,母亲一天哭三回,两个弟弟也不再和她说话,父亲病情加重,最终离开了世界。村里,已经没有她安稳的落脚点了。讲到这里,她笑了一下,说,这就是报应。于是,她离开了那家村庄,来到了南京当了一个舞女。在这里,她不用出台,她不用整天在一个狭小的房间里,每天只用跳一晚上舞,就能养活自己。

她看着我,忽然眼角有一滴泪,说,好久没跟别人说过这些了。你是作家,能为我写一个故事吗?就只是我,我是主人公。我点点头,写的故事,就叫《当小姐的日子》吧。她笑着摇摇头,说,别说我是小姐,我只是为了谋生。

电视里、新闻中,我们总能看到扫黄现场,小姐低着头,被押送到公安局,电视里没有他们的声音,只有他们的背影。可是,社会这么吵,谁还有精力去听一个社会底层小姐的呐喊呢,充其量,她们的嘶吼,对这个世界,不过是隔靴搔痒不足挂齿。她喝完第二杯,说,现在如果让我看到那些姑娘,我会认真的告诉他们:别这样活,生活没有捷径,出来混,都是要还的。

她继续讲着,讲着她认识的那些“同行”们,有些早就得病了,有些回到家时常做噩梦,有些再也无法生育,还有些,身体看不出什么,但心里的创伤,一辈子都治愈不了了。接着,她继续感叹,女孩子,要自重,找一份正经的工作,哪怕收入少一点,都没关系。霓虹灯照在她的脸上,她匆忙的喝了我们最后一杯酒,因为经理催她工作,然后,她继续上了舞台上,扭动了起来。不远处,我看着台上的她,耀眼妩媚的晃动着身体。周围的大叔依旧垂涎欲滴的拜倒在她石榴裙下,她笑的很假。

►那个看不见的人,没有笑,只有泪。在离开的路上,我耳边一直是王贝那句给每个女孩子的忠告:女孩子,要自重。

走累了,我和朋友蹲在马路边,朋友问我,你真准备写这个小姐吗?

我摇摇头,对他说,她不是小姐,她只是为了谋生。

未经骐琥欧拉图(Qihuolt.Com)允许,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:骐琥欧拉图 » 我不是小姐,只是为谋生

点赞 (1)or拍砖 (0)
分享到:更多 ()

骐琥欧拉图(Qihuolt.Com),万事不求人,做最全面的自己!

联系我们联系我们